再见了,我的傅先生(姜时念傅司城)小说全文阅读_再见了,我的傅先生全本小说阅读

panshiji 2023-01-15 21:27:03 57
“南阳救援二队,出队 16 人,归队 15 人,队医姜时念……光荣牺牲!"
再见了,我的傅先生(姜时念傅司城)小说全文阅读_再见了,我的傅先生全本小说阅读
“请大家记住英雄的名字--姜时念!"

姜时念这辈子有两个心愿,

一是成为像父亲一样的搜救队员,

二是和傅司城的婚姻长长久久。

可傅司城的白月光突然回国,姜时念如梦初醒,明白这两件事都注定有始无终。

当梦想和爱情一同画上句号时,她坚守信仰,毫不犹豫的冲进了烈焰……

"各搜救中队汇报下队员人数,刚刚救出的小女孩说有一个女搜救队员为了救她,被埋在了桌板下!"

“临零一队女搜救队员安全。”“露春一队女搜救队员安全。"

傅司城按下脑子里那个荒唐的念头,全力灭火。
三个小时后。

南阳置业工厂的火被全部扑灭。

从火场里出来的二队队员,却各个脸色凝重。

傅司城有些奇怪,但没多想,对着名单清点人数:“南阳救援一队出队15人,归队15人,无人伤亡,二队出队15人,归队15人,无人....."“不是15人!"

沈漾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。
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他,不明所以。

只有二队的人一个个攥紧着拳头,垂眸不语。
莫名的,傅司城拿着名单的手猛地收紧,有些不安:“什么叫……不是15人?"
沈漾没有回答。

他只是望着刚扑灭的火海,擦了下发红的眼角,沉声下令:“南阳搜救队全体成员,面向火海,立定敬礼!"

话落,所有人列成一排。

夕阳余晖下,每个人身上橙黄色的搜救服上泛起道道光辉。

抬手敬礼间,衣料窸窣的破空声那么整齐。

下一秒,在傅司城心慌的注视下,沈漾眼含热泪,哽咽着大声宣布:

“南阳救援二队,出队16人,归队 15 人,队医姜时念.....光荣牺牲!

傅司城难以置信的走到沈漾面前,抓住他的衣领:"你说什么?"

沈漾别过视线,眼里的泪水倾泻而下。
他哽了又哽,几次张口想说什么,但最后只无力的说了一句:"对不起。"

傅司城握着沈漾衣领的手不断收紧。

他脸色铁青,猛的将沈漾推倒在地,怒声呵斥:“对不起有什么用?!告诉我她在哪!"

队员们从没见傅司城发过这么大的火,面面相觑后快速上前将人拉住。

二队的队员抽抽噎噎的给他指了个地方:"我们是在车间里分开的......

他弯下腰,一块一块挪开废墟上的石头。

傅司城走过去,就看到满是鲜血的手露在外面。

无名指上还带着一枚熟悉的戒指--赫然是他和姜时念的婚戒。

这一刻,傅司城竟然不敢再看,捡起那枚被烧得发黑的戒指,步履阑珊的朝着人群外走去。
其实他早就见过无数的生离死别,一颗心早就无比坚硬。

可当得知姜时念的死讯时,傅司城才知道,原来自己还会痛。

他浑浑噩噩的回到家,属于姜时念的东西早已被搬走。
房间里空荡荡的,到处都散发着冷气。

傅司城迟钝的思索了一翻,突然拿出自己的皮夹,那里的照片已经换成了姜时念。

这时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

傅司城看向屏幕,是姜母的电话。

他犹豫了片刻,颤抖着指尖按下接听键。

“小傅啊,我想问问念念在不在你那儿,我给她打电话,好久没人接。"

姜母年迈的声音传来。
傅司城握紧手机的指尖顿时发白,他沉默着,不知该怎么说出事实。

电话里寂静下来。

姜母敏锐的察觉到事情不对,她小心翼翼的问道:"是不是……出了什么事?

傅司城眉头紧皱,话像是卡在了喉咙里,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姜母的心瞬间沉入谷底,她捂住胸前,再次问道:"念念还活着吗?"

“对不起,妈。"除了道歉,傅司城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
“你再说一遍,我刚刚没听清。”

她的耳朵紧紧贴在手机上,不断欺骗自己有可能是听错了。

傅司城死死盯着皮夹的照片,深吸了一口气

“对不起,妈,念念牺牲了。"

建林市南阳搜救队,医务室。
姜时念一身白大褂,望着桌面上的全队合照出神。
照片最中间的男人一身橙黄色搜救服,剑眉星目,是搜救一队的队长傅司城。
也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。
只可惜……这场婚姻,除了他俩和家人,无人知晓。
出神间,医务室的门突然被人大力踹开。
傅司城抱着个陌生女人闯了进来:“快给她包扎!”
他语气急切,将怀里人放下的动作却无比轻柔。
姜时念看着素不相识的伤员有些疑惑:“她是?”
“别管那么多,先给她看伤!”傅司城剑眉紧皱,脸上全是催促和不耐。
姜时念被他疾言厉色的态度刺得心中一痛,掩住眼里的黯淡,沉默着给床上的女人处理伤口。
但不知为何,眼前的女人,她总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。
然而,一直到上完药退开,也没有答案。
这时,傅司城的声音响起:“别怕,没事儿了。”
姜时念收拾器具的手一顿,她从没听过男人这样温柔的语气。
她转头看去,就见床上的女人死死抓住傅司城的手,眼里满是依赖。
姜时念呼吸一窒,眼前的这幕让她有点难以喘息。
被救援的人对搜救者有依赖很常见,作为家属,她应该早就习惯。
可这一刻,傅司城的异样让姜时念怎么都无法忽视。
她待不下去,选择转身出门透气。
临近黄昏,夕阳染红了远方大片蓝天。
姜时念漫无目的的在操场上走着,却听见路过的搜救队员兴奋的议论声。
“队长平时那么冷静的一个人,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紧张。”
闻言,姜时念脚步顿了顿,故作寻常走上前: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队员笑着说:“姜医生,你是没看见刚刚队长有多英勇,连云梯都没架好,直接冲上楼救下了那个姑娘。”
……
队员们还在耳边说着,可姜时念却什么都听不清。
她转头看向医务室的窗户。
透过玻璃,依稀能瞧见傅司城往日冷漠的面容,此刻却充满了关切。
姜时念曲起手指,无名指上的婚戒咯得骨头生疼。
直到下班,她才回到医务室。
里面空空荡荡,两人已经没了踪影,只留下桌上一幅手套。
傅司城往日细心又谨慎,从不会丢三落四。
是因为那个女人才关心则乱吗?
姜时念心里五味杂陈,她在原地站了很久,最后还是拿起手套,放回了傅司城的柜子。
回到家。
姜时念刚进门,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傅司城。
她愣了愣,走上前:“你的手套落在医务室,我给你放回去了。”
傅司城“嗯”了一声,依旧那么冷漠,和下午那个满眼温柔的他,判若两人。
姜时念心口微痛,压抑着情绪在他身边坐下,目光却控制不住的落在男人身上。
可看着看着,她又想起了医务室的那一幕幕。
傅司城和那个女人的脸交替在脑海里闪现,姜时念也终于从记忆深处找到了女人眼熟的原因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