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一本言情小说顾央央谢其琛-百分爆评热文顾央央谢其琛

guoxiaoqian 2023-09-19 19:33:47 10
“我没……”
顾央央刚想反驳,突然福至心灵想起来一个画面。
那时候谢其琛刚刚成立游戏公司,她每次去找他都是在加班。两人的相处时间少,她就撒娇跟他说让他在游戏里面设计一个她为原型的NPC,这样他加班的时候累了就看看NPC,约等于她天天陪着他。
她还强调:“我要做那个最漂亮的,每天换不一样的衣服,只要在那一站大家就能看到我。但是别给我什么任务,已经这么漂亮了养眼就行了,仙女是不用做事的。”
她那时候为了缠着他,什么情话胡话没说过,这也就是随口撒个娇,她转头就忘了,却没想到他记了这么久。
不知怎么脸上有点发烫,她尴尬地咳了声:“没做事也……挺好。”
谢其琛看着她微红的耳框,心头那股郁闷就瞬间消散了,甚至从心底里泛出些甜来。好像自从决定不再控制自己以后,他对她的容忍度就直线上升。
他半天没说话只直直地盯着她,外面漆黑一片,车里一盏灯光。两人之间的气氛逐渐起了些变化,顾央央觉得心脏跳动的频率有些失衡。
“我……”她勉强开口,却不知声音会这么沙哑,连忙闭了嘴。
他们现在的状态不对,她能感觉到。随着这段时间那些隐藏的秘密逐渐显露,他们之间原来横亘在中间的那座冰山仿佛在慢慢的消融。这种感觉让她心底有些空落落的,警醒不安。她不愿意再像之前那样,回到他给她搭建的笼子中。
她抿了抿唇,把头转过去。
谢其琛看着她略有些僵硬的背影,眼皮垂下来。最多四天他就能拿到丹药,待一切尘埃落定后,他能找到逢生的机会。

*

分享一本言情小说顾央央谢其琛-百分爆评热文顾央央谢其琛

穿过无数的盘山公路,顾央央和谢其琛到达了状元村。
和想象中的远古村落不同,状元村是一个颇为现代化的小村庄,占领着龙吟山的山腰和山底。远远看去,路灯照着一个个白墙红瓦的院落,屋内人影瞳瞳,颇有人气。
“这些房子都是2000年左右村里统一新建的,老村在更山顶些。”
谢其琛在来之前收到过节目组的详细企划,对这些都有介绍。
节目组的驻点在山脚下的两栋连着的空置民宿。状元村虽然山清水秀,离市区却十分遥远,再加上留在村里的都是老弱妇孺,平日里做游客生意的村民不多。
大部队还在路上,驻点里面只有三个提前过来整理东西的工作人员。
顾央央和谢其琛都只吃了中饭,如今肚子空空,就问哪里能点餐。
工作人员指着还没收完的泡面盒子道:“我们上午才过来,没做晚饭,这里也没有外卖,不过沿着这条路往上走有个小卖部和小吃店。”
宁晗将两人的行李搬上二楼,闻言对谢其琛提醒:“谢总,等下10点还有个远程会议。”
谢其琛看了眼手表点了点头,看向顾央央:“先去吃东西。”
时间不多,三人直接往山上走。
远远看着的时候不觉得,身临其境才发现,村里可能为了省电,用的路灯灯光惨白,照得人脸色不太好。极目远眺,除了村子以外一片漆黑,令人心底里生出些不安来。幸而路边临近的院子里时不时传过来电视声和说话声,将这略有些阴森的氛围驱散了不少。
走了大概十多分钟,就能看到门口亮着个红灯笼的小卖部。小卖部里头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模样,一个玻璃柜子里头放着各种花花绿绿的零食,后面墙边架子上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烟酒和玩具。一个弓着背的老太太坐在门口的摇椅上看着店,摇椅在空寂的夜里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。
宁晗摸了摸手臂:“真是个拍鬼片的好地方。”
话是这么说,他还是尽职地上前买了些泡面、面包和饮料,又问了几句话回来。
“老太太说这会儿小吃店关了,今晚上恐怕只能吃这些了。”
谢其琛朝天上看了眼:“先回去吧,马上要下雨。”
顾央央点点头,沿着马路下山的时候,不知怎么突然觉得有人在看她。她猛地回头,却见那头发花白输了个圆髻的老太太已经不见了踪影,只剩摇椅还因为惯性前后摇动。
她皱了皱眉,看了眼走在前面的宁晗,低声对谢其琛道:“这里阴气很重。”
谢其琛眼神淡淡地扫了一圈,“既来之则安之,要是没秘密,我们也不会在这了。”
顾央央想了想,确实是这个道理。看着天空里厚厚的云层,又开始担心:“不知道剩下的人什么时候到,我听说这边容易泥石流。”
谢其琛突然道:“起雾了。”
顾央央闻言往外看了眼,远处是黑漆漆一片树林,月光都照不透。他们走来的那条路上慢慢蒸腾起了屡屡乳白的雾气,千丝万缕地将村庄包围起来。
顾央央神色有些沉重。
“走吧。”
几人不断往山下走,路边的院落里灯火也渐次关闭,就仿佛舞台落幕一般,连人声都开始几不可闻。
山下的雾弥漫得很快,不多久就已经将整个村庄吞没。
耳边只有脚步声。宁晗看了眼手机,发现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在这条下山的路上走了二十多分钟。照理来说下山比上山要快,而如今他们看不到远处的情景,但看到山脚的标识都没看到,就有些不对劲了。
他吞了吞口水,转过头道:“谢总……”
剩下的话瞬间吞回了肚子里。
一直跟着他的脚步声戛然而止。山村里雾气缭绕,但在那白炽灯都射不透的雾气里,谢其琛和顾央央都没了踪影。
饶是宁晗见惯了大场面,此刻也是浑身不由颤了颤。在成为谢其琛的特助之前他是个坚定的唯物论者,这几年已经坚强地完成了信念打破和重建的过程。
他不敢乱动,只轻声地喊了两句:“谢总,太太。”
又不敢再说。只怕引来什么迷雾中隐藏的什么东西。
在视觉无法提供有效信息的时候,剩下的五官知觉就开始举足轻重。迷离的雾气飘散在鼻尖,宁晗闻到了些像是沉木香的味道,眼睛就忍不住向着香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。脚步微动,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清脆的女声:
“天地同生,扫秽除愆,炼化九道,还形太真!”

第59章  困卦第三爻
他猛地回过头去,却见那雾气中亮起一个橙红色符篆来。随即周围的景色一变,迷雾消散,眼前小卖部门口的灯笼骨架清晰可见。
宁晗张了张嘴,过了这二十多分钟,他竟是在原地徘徊。
“宁特助,别离我们太远。”
顾央央看着脚底已然焚烧殆尽的符篆开口,又看了眼弥漫在山底的雾气。这雾气对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致幻,她要是再晚一些发现,宁晗的魂魄会被勾去哪里还未可知。
不敢再掉以轻心,她从包包里拿出个叠成三角的符递给宁晗:“这个你拿好,记得随身带着。一旦发烫,就在原地等待,千万不要乱跑。”
宁晗想到刚刚那一缕差点将他引走的香味,身躯瞬间一震。看向神色严肃的谢其琛,他连忙双手接过,贴身放好。后面的路上他也不敢再开口,只是寸步不离地跟在谢其琛身后半米处,幸好贴身带着的三角符没再提示危险,三人顺利地下了山。
回到民宿,工作人员迎上来:“老师们先吃点东西休息吧。刚导演发信息来说半路下雨,估计要半夜才能到。”
谢其琛有会直接回了房,宁晗将两人的行李搬到三楼。
顾央央随意吃了点也回了房。山里雾气湿重,房间的被子有些湿漉漉的,好的是温度不高,没有空调也不觉得闷热。洗漱后她重新铺了带过来的床单被套,躺在床上翻了两个身。
天空中划过一道光亮,过了几秒轰隆隆的雷声响起,没多久豆大的雨滴就噼里啪啦地击打下来。窗户本就老旧,在狂风暴雨中几乎有些承受不住地砰砰响起。
顾央央心底到底有些不安,坐起身来隔着雨幕看向外头。
恰巧又是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劈下,将漆黑的夜照得如白昼一般。就在这划开了半边夜幕的光亮下,她眼神一凝,就见不远处的山顶上,一个个小小的瀑布连绵不绝。
虽然只一眼,却也能看出连片的瀑布水量不小。离奇的是民宿离瀑布不远,刚刚没下雨的时候她却完全没有听到水声。甚至在节目组给的介绍中,也只提到了状元村后山独立的瀑布和水潭。
正怀疑是不是眼花,手机突然震动起来,是白祁的发过来的微信。
【还好你走得早,我们被暴雨困在路上了。】
下面附了一张从前窗拍的图,图里只见前面几辆闪着双跳和刹车的车,蜿蜒在黑洞洞的山路上,远处的天空许是因为闪电而微微亮起,灰黑中含着淡淡的粉紫色,绵延的山林形状印在夜空中清晰可见。
顾央央:【前面的路M.L.Z.L.没问题吧?】
白祁:【倒不担心路政封路,但这雨太大,不知道会不会山体滑坡。】
这话说到了顾央央的心坎里,节目组三十多个人二十辆车,万一出事后果不堪设想。
想了想,她直接起身从包里掏出三枚乾隆通宝,对着白祁发过来的照片简单卜了个卦。算命数是她的弱项,这回要不是节目组要求,她都不会带几个铜钱。
知道自己的能力,她稍稍注了些灵力在铜钱里,连着摇了六次。卦象一出,她脸色变了。
困卦第三爻:困于石,据于蒺藜;入于其宫,不见其妻,凶。
真有危险!
她看着外头铺天盖地的雨幕,犹豫了下还是去敲开隔壁谢其琛的房门。
“叩叩。”
房门打开,谢其琛出现在门口的时候,顾央央晃了晃神。
他似乎刚刚沐浴完,整个人还散发着水汽和淡淡的沐浴露香味。柔软的发梢还没干,贴在额头上显得无辜又柔软,灰色T恤上湿了几团,贴在身上显出肌肉的线条痕迹。下身是一跳条运动裤,与平日里精英矜贵的样子大相径庭。
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咳了声:“你的车能不能借我?”
“这么晚了,去哪里?”
顾央央没准备瞒他,简单说了下,话毕才发现他的眼底变得漆黑一片。
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那里头似乎隐着跳动的怒意,声音也是深沉万分。她正想说不是因为白祁,却没想到他关注的重点令她讶异:“以后没我在,不要再用灵力。”
顾央央蹙了蹙眉:“就用了一点点,不会影响下个月解煞。”
谢其琛额头的青筋狠狠跳了跳,深吸口气强压下怒气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:“我的意思是不用这么急,要算吉凶找你师兄一样的。”
话毕也没关门,直接走到床头拿起手机和车钥匙。
“走吧。”
顾央央抬头看着他清晰的下颌线,有些懵:“不用,我自己……”
“让你一个人去找白祁?你是觉得我很大度?要不一起去,要不别去。”
对于情敌,没有男人能无动于衷。
顾央央正想辩白是去找节目组三十多个人。但看他那一脸被人欠了两百万的脸色,到嘴边的话也就咽了下去。
谢其琛没叫宁晗。两人沉默地上了车,顾央央刚习惯性地打开后座车门,却被谢其琛冷冷瞥了一眼,只好不情不愿地上了副驾驶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