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希楼鹤小说免费阅读-余希楼鹤完整版全文大结局

guoxiaoqian 2023-09-19 19:19:37 11
小希啊,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,我们也不会来跟你开这个口。”陈博恳切的说,“实在是那个申请再批不下来,公司的资金链就要断了。”
他叹息道:“一开始我那个合作伙伴跟我打包票说肯定给我办下来,我就把家里的房产抵押了投资了两百万,本来想着补贴申请批下来之后,我就可以把房子赎回来了,但是现在……”
孟婉玉也握住了余希的手说:“小希,你从小到大陈叔叔对你怎么样你也是能感觉到的,现在家里有困难,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对不对?”
“我知道了,我会帮忙的,但是仅此一次。”余希抽回手。
“就这一次。”陈博连忙说,“只要公司拿到补贴走上正轨,就能开始回本盈利了。”
余希对陈博的说法存疑,但也只是点头说:“那就好。”
一顿午饭吃完,孟婉玉和陈博就打算回Z市,而陈玥则要回学校收拾行李。
四个人在商场门口道别,孟婉玉和陈博坐上出租车离开之后,余希也打算去咖啡厅。
“姐姐,能顺路送我回学校吗?”陈玥忽然笑着说。
余希转过身看向陈玥,而她也不躲不闪的任由余希看。
余希和陈玥接触的不多,只记得她搬出去住宿之前,陈玥就是那个会哭的孩子,也是那个有糖吃的孩子。
现在余希却有些不知道陈玥到底在想什么了,但好歹两人名义上还是姐妹。

“可以的。”余希说。

余希楼鹤小说免费阅读-余希楼鹤完整版全文大结局

之前隔着几米远跟在她们后面的蒋毅这时候也走上前来,“得麻烦你一起和我去地下车库取车。”
余希点头,“一会儿可以顺路送陈玥回林业大学吗?”
“可以。”蒋毅说,“走吧。”
但陈玥坐上车之后,又问:“姐姐,什么时候能让我见见姐夫呀?”
余希皱起眉,“你在说什么?”
“我不会告诉爸妈的。”陈玥笑嘻嘻的说,“虽然你不承认,但是如果不是情侣的话,他为什么要帮你的忙呀?”
余希神情冷淡的看着陈玥,忽然弯起唇笑起来,“你想要什么?”
她的语气平和而轻缓,“如果你只是想进入那个圈子,不用这么大费周折的试探我,我可以给你一个更方便的机会。”
陈玥一愣,犹豫片刻,半信半疑的问:“真的吗?”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余希说,“但这个机会同样仅此一次。”
陈玥咬紧了下唇,点头说:“我要。”
余希心里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就和白楚然一样,她也尊重陈玥的选择。
退一步说,她也没有比白楚然和陈玥高尚多少。
余希拿出手机给舒冉打电话。
舒冉接的很快,“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,你下午来咖啡厅吗?”
“来的。”余希问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“不是什么大事,等你来了再说。”舒冉说,“你呢,找我什么事情?”
余希问:“最近有没有像上次在庄园里办的那种聚会?”
舒冉沉默了几秒说:“有是有,你想去?”
余希说:“不是我,是我的妹妹,她想去见识见识,你看有没有合适的可以带她去看看的?”
舒冉暗暗松了一口气,“好办,我记得下周六就有一个泳衣派对,她要是想去我可以找其他助理带她过去。”
“我问问,一会儿到咖啡厅了和你说。”余希说。
“行,我等你。”舒冉说。
放下手机,余希转过头就看到陈玥正期待的看着她。
“下周六有一个泳衣派对,如果你想去的话可以找人带你去。”余希说。
陈玥几乎没有犹豫的点头,“我想。”
余希没说其他的,只说:“那到时候我再联系你。”
宾利停到B市林业大学门口的时候,余希还是忍不住问:“我可以问问原因吗?”
已经打开车门的陈玥又回过头来说:“想要过更好的生活不是很正常吗?”
而她想要选择最容易的那种方法。
“是吗。那祝你成功。”余希笑着说,“再见。”

第95章  求婚
河西咖啡厅里,舒冉难得的看起来非常的迷茫。
余希在她面前坐下,“怎么了?看你的表情,发生什么大事了吗?”
舒冉抬起头看向余希,沉默片刻,语气平淡的说:“也没什么,就是楼惜时跟我求婚了。”
余希足足愣了半分钟,才问:“那你不是应该开心吗?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舒冉说,“我也以为我会开心,但是……”
她顿了顿,又说:“其实也不能算是求婚吧,他听到我和我妈打电话,以为我要辞职回家相亲结婚,就说他可以娶我。”
“那……你怎么想的呢?”余希问。
舒冉说:“我觉得他只是习惯了我的存在而已。”
她双手交握,忽然反问:“你呢?如果楼先生和你求婚,你会答应吗?”
余希摇头,“不会。”
“为什么呢?”舒冉问,“你别和我说是因为你不喜欢楼先生。”
“倒不是不喜欢。”余希说,“而是我从来没有设想过有他的未来,我和他就像两条交叉线,短暂的相遇之后总是会分开的。”
舒冉的视线越过余希没有焦距的落向窗外,“交叉线……”
突然,她的目光聚焦了起来,“楼先生?”
余希转过头,正好咖啡厅的门伴随着“叮当—”一声被推开了。
“楼先生,你怎么来了。”余希站起身迎上去。
“过来看看。”楼鹤的神情很温和,又转头看向站在余希身后的舒冉,“也算是受人所托。”
舒冉一愣,羞恼的在心里暗骂楼惜时事多,但面上却笑道:“还特地劳烦您跑一趟真是太不好意思了。”
“不麻烦。”楼鹤收回目光,问余希:“可以为我推荐一杯咖啡吗?”
“当然可以。”余希转头对柜台后的咖啡师说,“一杯瑰夏。”
趁着咖啡师做咖啡的时间,楼鹤语气随意的问余希:“刚才在聊什么呢?”
余希下意识的看向舒冉,而舒冉很自然的说:“应该是在聊让您特地过来的那件事情。”
楼鹤微微颔首,“楼惜时说你不接他的电话,所以委托我来问问你有什么顾虑。”
这句话说的像是HR在问求职者对这份工作还有什么问题一样。余希忍不住想。
显然不是余希一个人这么觉得,舒冉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,“其实也没什么顾虑。”
“是吗?”楼鹤淡笑道,“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任何关于楼惜时的问题,你确定你没有什么顾虑吗?”
舒冉顿时沉默了。
这时咖啡师把做好的咖啡放到了柜台上,余希拿起咖啡递给楼鹤,“我们坐下说吧。”
三个人围着圆桌坐下,舒冉迟疑片刻,还是问楼鹤:“楼惜时他的前妻,您见过吗?”
“见过。”楼鹤淡声说,“客观的说,你比他的前妻优秀许多。主观的说,我认为楼惜时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爱他的前妻。”
舒冉错愕的问:“您为什么会这么说呢?”
楼鹤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说:“这仅仅是我的个人看法而已。”
舒冉沉默了片刻,又问:“您觉得他是真的想和我结婚吗?”
“是。”楼鹤说,“虽然他看起来很不着调,但不会用这种事情寻你开心。”
“是这样吗?”舒冉喃喃。
楼鹤没有说话,余希也没有。
又过了好半晌,舒冉突然笑起来说:“谢谢楼先生,我知道了。”
“不客气。”楼鹤淡淡的说。
舒冉站起身,“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她对余希颔首道:“也谢谢你。”
“不用谢。”余希摆手道,“再见。”
舒冉离开之后,楼鹤忽然问:“你喜欢梵克雅宝?”
“不喜欢。”余希说完才想起来陈博拜托她的事情,“那个,我继父那个公司……说是在申请高新技术的补贴。”
楼鹤点头,“这件事曹秘书和我说过了,你继父的公司并不符合申请补贴的条件。”
余希一愣,眉头微微皱起来,“我知道了,我会和他说的。”
但楼鹤却伸手轻轻按在了余希的眉心,像是要帮她把这些皱痕抚平一样。
“你可以让我帮忙,楼氏名下有很多天使投资公司。”楼鹤说。
余希抬手握住了楼鹤的手,却没有立刻答应下来,“如果不考虑我的话,你的投资公司会考虑给我继父的公司注资吗?”
楼鹤反握住余希的手,干脆的说:“不会M.L.Z.L.。曹秘书提起之后,我让秦野顺便调查了一下你继父的公司。简单来说,他们创办公司的初衷就不是为了盈利,而是为了骗取政策补贴。”
余希的心慢慢沉了下去。
“不过你的继父大概是被他的合伙人骗了,他作为法人出了全资,占60%的股份,可能是他的合伙人事先承诺他补贴到账之后,可以将资产全部转移后申请破产,空手套到五百万的补贴款。”楼鹤说。
余希对这些并不是很懂,但她也听明白了陈博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公司是个骗局,还让她来求楼鹤托关系。
她心里又失望又气愤,她深吸了一口气,对楼鹤说:“谢谢你告诉我这些。”
“不客气。”楼鹤说。
余希现在说不上来什么心情,但过了几秒,还是忍不住问:“他跟我说他把房产抵押了,是真的吗?”
“是真的。”楼鹤淡声说,“而且虽然补贴的部分是假的,但他的合伙人已经把他出资的两百万以各种名义转移到境外账户了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