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行渊夏彤(霍行渊夏彤)小说全文无删减版完整版_(霍行渊夏彤)精选免费小说大结局阅读_笔趣阁

guoxiaoqian 2023-09-19 12:09:27 11
在哪儿?”
“霍少,我这会儿在家呢,这才几点啊。”
“我现在过去。”
没有给电话对面朋友一丁点反应时间,霍行渊动作利落的挂断了电话,一脚油门驶向了目的地。
好友名叫周越,是霍行渊的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彼此十分熟悉。
霍行渊心情不好,车开的自然也快,没过多久,黑色跑车便稳稳当当的停在了目的地。
他松开安全带,方才的高速驾驶让他心中郁结消散大半,却依旧不爽。
霍行渊打开了车门,朝着好友家望了望,径直走了进去。
他按了门铃,周越不敢怠慢门口的大少爷,门开的很快。
他让了让身子让霍行渊进门,直到霍行渊坐在了沙发上,周越才将门关上,迈着步子在他对面坐下。
“怎么了霍少,什么好事啊登门拜访?”
霍行渊神色冷漠:“我能有什么好事?”
周越干笑了两声,不再说话,只打算听着霍行渊倒苦水。
“最近老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,股权转让了一大半给夏彤,现在公司是她的。”

周越听着并不觉得吃惊:“那不本来就是人家的吗?”

霍行渊夏彤(霍行渊夏彤)小说全文无删减版完整版_(霍行渊夏彤)精选免费小说大结局阅读_笔趣阁

霍行渊蹙了蹙眉,接着开口:“她搬回了别墅。”
周越再次点了点头:“那不本来就是她家吗?女孩子家家的,也不能一直在外边租房子住。”
“这都不是重点。”
霍行渊说着,端起了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,眉头紧蹙。
周越这回反而好奇了起来,这都不是重点?
那什么是重点?
“她每天都去公司,什么都不懂。你知道那个时氏集团?”霍行渊将手中的水杯放下。
“知道,怎么,她把你和时氏集团的项目弄黄了?”
众人都知道,时氏集团的项目有多难签,别说是签,就是想要见时氏集团的负责人都很难。
难怪霍行渊会这么烦。
周越正这样想着,又听见霍行渊缓缓开口:“没有,她和时氏集团的小少爷认识,而且那个小少爷喜欢她,项目谈下来了。”
周越搞不懂了。
“那不是好事吗?你那个项目不是都拖了两年了,连面都没碰上吗?”
“但是那个小少爷喜欢她啊!”
霍行渊有些绝望,怎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人明白自己到底在气什么?
最可笑的是,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气什么。
周越被这样的霍行渊有些吓到,他沉思片刻,才望着霍行渊那张好看的脸缓缓开口。
“所以,你是在气小少爷喜欢夏彤?”
“嗯。”
霍行渊心烦意乱的承认着。
“人家喜欢夏彤关你什么事,你不是一直嫌夏彤恶心吗?”
周越察觉到了霍行渊的不对劲,开口询问。
“他们还当着我的面眉来眼去,有说有笑。”
“不是,霍少,你又不喜欢人家,你管人家这么多干什么?”
霍行渊被周越问的更加心烦意乱:“我是来找你开导我的,不是让你来问我的。”
他紧蹙着的眉到现在都还没有松开过,薄唇也一直紧抿着。
窗外天色渐晚,蝉鸣扰人。
周越咽了咽嗓子,说出了自己的猜想。
“你换个角度想问题。”
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但是光是靠着你和我说的这些情况……”
“我觉得你喜欢上夏彤了。”

第二十七章 无名火
  
加入书架 A- A+ 
“不可能。”
霍行渊的声音十分平静。
但是心跳却十分的快。
似乎周越说的这句话,也真是自己心中呼之欲出的答案。
但是怎么可能?
就那种用尽一切手段嫁给自己束缚自己的女人,自己怎么可能喜欢上她?
霍行渊抬眸望向了周越:“你以后再敢乱说这种话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周越和霍行渊从小一起长大,十分了解霍行渊的性格,也不怵。
“那不然你说说,为什么你会因为小少爷喜欢她,当着你的面和她眉来眼去气成这样?”
霍行渊愣了愣,随即开口。
“我只是觉得她恶心,谈个项目还要搞这一套,看不爽而已。”
闻言,周越耸了耸肩:“如果你非要这样自己骗自己逻辑自洽的话,那就你说了算吧。”
“我没有骗自己。”
听着自己的好友这样说,霍行渊心中的无名火更盛。
周越见状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没有人会想要真正惹怒霍行渊。
“行,你没骗,我去给你拿点酒?”
周越看着面前发愁的霍行渊点了点头,起身径直朝着酒柜走了去。
霍行渊的酒量很好,或许也是因为在商场上的应酬场合多了,练出来了。
他偶尔也会想要靠着酒精放松一下自己。
周越拿着酒给霍行渊倒上,二人一杯接着一杯,霍行渊也不说话,就是干喝着。
不知不觉,天色渐晚,但是霍行渊却依旧没有要停下的意思。
“霍少,这是第三瓶了,没事吧?”
周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霍行渊看了过去,摇了摇头。
见状,周越只好再去酒柜拿了瓶伏特加,摆在了霍行渊面前。
“我今天和她说我今晚不回家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然后她没有任何反应。”
周越向来知道霍行渊要面子,但是没有想到这么要面子。
霍行渊望着桌面上的蓝瓶伏特加,嘴里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。
“她没有任何反应。”
……
等霍行渊准备离开周越家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三点。
周越将他送上了车,嘱咐代驾开慢一点后便转身回家。
车上,霍行渊只觉得自己大脑有些昏沉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车缓缓停下,他走下了车,推开了家门。
霍行渊并没有喝醉,他望着客厅一片黑暗,心中那股好不容易被酒精暂时压下去的烦闷再次涌上心头。
连灯都没有给自己留,看来是真的不在意自己回不回来。
他不耐烦的伸手解开了领带往旁边拉了拉,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,随手的丢到了沙发上。
做完这些,霍行渊迈着步子准备上楼。
楼上的走廊并不算狭窄,霍行渊正打算推开自己房间门的时候,发现夏彤的房间灯依旧还开着。
他推门的动作愣了愣。
好像每天晚上夏彤都睡的很晚,自己准备睡觉的时候她房间的灯都还开着。
酒精在这一刻催促着霍行渊去看看夏彤到底在做什么,他松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把手,转身换了个方向。
“咔哒。”
随着声响,门被霍行渊推开。
夏彤正满脸泪痕的在抽屉里翻找着药准备往嘴里送。
听见声响的她扭头看向了门口的霍行渊,手里还拿着刚拆掉包装的药。
第二十八章 你在哭什么?
  
加入书架 A- A+ 
“你在吃什么?”
霍行渊紧蹙双眉,看着坐在床上的夏彤。
她穿着白色的睡裙,乌黑长发披散在雪白双肩上。
平日里动人的双眸,此刻泪痕还没有干。
夏彤摇了摇头,抬手慌张的擦了擦自己眼中的泪水。
今天霍行渊说不回家,她心中难受,想要早些入眠,于是早早的吃了药准备睡下。
可是后半夜还是被梦魇惊醒。
梦中,自己父母出车祸的画面又再一次的出现在了眼前。
“那你在哭什么?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