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齐令珩蔺云婉小说齐令珩蔺云婉的免费资源完整的

guoxiaoqian 2023-09-17 18:11:51 18
太太疼姑娘,这是太太特地吩咐人给姑娘新做的衣服。”
范妈妈怕蔺云婉多想,还说:“府里入夏的衣服,也少不了姑娘的。这是太太自己掏腰包给姑娘的。”
惜若没什么好脸色。
侵占了林姑娘生母的嫁妆,送了这么几套衣服过来,难道还想让她们感激她?
范妈妈自以为说的很得人心,笑着又道:“明儿给亲戚们接风洗尘的宴席,姑娘一定要穿着太太给的衣裳过来。”
蔺云婉不怎么在乎几套衣服,淡淡地问道:“宴席里有外男,太太让我去好吗?”
当然不好啊!
可太太要给您相看夫婿,那就没什么不好的了。
范妈妈赔着笑脸说:“姑娘怎么这么老实?那都是自己家亲戚,没有那么多讲究的。”
她走到近前来解释:“都是您舅舅舅母家的人,算不得外人。”
惜若厉声道:“你好好说话!他们是姑娘的舅舅舅母吗?”
她提醒范妈妈:“姑娘的生母也是明媒正娶的太太!”
又不是小妾生的姑娘,只能认嫡母的兄弟为舅。林姑娘有自己的舅舅!
范妈妈退了一步。
这个丫鬟也太凶了!要不是老爷纵着,早就被打死了!
她讪讪一笑:“……大小姐,来的都是自家亲戚。老爷也同意了。”

蔺云婉点点头,反问范妈妈:“二小姐也和我一样的?”

求齐令珩蔺云婉小说齐令珩蔺云婉的免费资源完整的

“什么?”
范妈妈不明白。
蔺云婉说:“二小姐也和我一样,穿新衣服见亲戚?”
那怎么一样呢!
二小姐是太太的心肝肉,何必见那种亲戚。
范妈妈也知道不妥,赶紧想了个理由,紧张地说:“二小姐病了,您又不是不知道。二小姐这会儿还在房里不肯出来呢!”
她叹气道:“所以太太只能请姑娘您去陪长辈了。”
“我知道了。”
蔺云婉打发了范妈妈走。
惜若一看她走了就问:“姑娘,您去吗?”
蔺云婉笑道:“这还用问?走吧,去见看一看二小姐。”
“听说她经常闲的绝食,我来给她找点事情做。”
带着惜若去见了林云娇。
林云娇把自己锁在院子里,本来是不愿意见人的,更不愿意见蔺云婉。
蔺云婉还没进去,就听见上房里面在骂:“让她给我滚!她要是敢过来,我一剑杀了她!”
惜若都怕林云娇在里面发狂,砸东西出来伤到了蔺云婉。
她站去了前面。
蔺云婉拉开惜若,和里面的林云娇说了一句话:“家里来亲戚了,你就不想知道太太为什么不管你的死活,要请亲戚们过来做客吗?”
里面一下子就没有了声音。
林云娇打开门,人是真瘦了,她不是装绝食,是真的不想吃饭。
死死地瞪着蔺云婉道:“你有话快说!”
蔺云婉左右看看,淡笑问道:“你想让我在这里说?”
“你就不怕你的丫鬟都……”
林云娇没好气道:“那你还不快进来!”她不情不愿地给蔺云婉让了个位置。
蔺云婉从她身边进去,在她房里面不知道说了什么,出来之后带着惜若回了碧溪堂。
林云娇一晚上都没有和人说话。
第二天家里有宴席,凡嬷嬷也没有过来给蔺云婉上课。
但蔺云婉一早换了一身新衣裳,虽不是郑氏让人送来的那几套,但也十分体面。
郑氏听范妈妈说了之后很满意。
唯独不满意蔺云婉说要去给林老夫人请安。
她跟范妈妈说:“老夫人最不喜欢别人打扰,让她以后少过去请安。”
范妈妈很为难:“太太,您这话让奴婢怎么说?要是让老爷听到就不得了,再传到东西两府里去……”
就要出大事了。
老夫人不想让人打扰,和太太不让孙辈过去孝顺老夫人,那可不一样。这顶帽子扣下来,谁都吃不消。
郑氏心里烦,发了脾气:“我不过随口一说,你顶什么嘴!”
范妈妈不敢回嘴。
心里暗暗嘟哝,她要是不顶嘴,太太说不定就真的让她去传话了。
郑氏端起茶盏,又不耐烦地摔在桌上,手上的镯子磕得一响,她抬手一看,竟然裂了!这可不吉利。
她心里越发的不舒服。
自从这个继女回了家,她怎么事事都不顺!
“宴席布置的怎么样了?”
范妈妈松了口气,总算问到正题上。
她笑道:“都布置妥帖,太太过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郑氏不想过去,天气热了,她得换一只手镯……能把继女嫁出去最好了,在她娘家大嫂面前也不能输了面子,这种裂的镯子,她不会再戴,头上的首饰也得换一套一样的,发髻也是要重新梳的。
“你先过去,我换了镯子头面就去。把我娘家人也都请过去。再派人去催一催大小姐。”
“是。”
范妈妈巴不得赶紧走,有了吩咐带着人手就一起过去。
到了午宴时候,郑氏准时赶去后院的鸳鸯厅里面,却迟迟不见客人过来。
丫鬟却惊慌失措赶过来说:“太太、太太!出事了!”
郑氏眉头一皱,在家里能出什么事?
她看着丫鬟问:“你站起来好好说!范妈妈把客人带到哪里去了?”
丫鬟咽了咽口水才道:“范妈妈在劝架。二小姐和舅太太他们打起来了!”
“你在说什么啊!”
郑氏愣了一下,才明白女儿和她娘家人打起来了,这怎么可能呢?
她从座上急急走下来,抓着丫鬟问:“到底怎么一回事?”
丫鬟摇头,吓得快要哭了:“奴婢也不知道。范妈妈带舅太太和表少爷他们过来,二小姐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,拿把剪刀要绞断……”
郑氏急得腿软,推开丫鬟就赶过去。
到了那边就看到范妈妈带着婆子们拉人,林云娇手里举着剪刀,头上的发髻早就乱了,簪子掉在地上,大声嚷着:“你们是什么东西,也敢穿我的东西!给我脱下来!”
“睡我的床!凭什么睡我的床!”
“放开我!放开我!谁敢拦我!”
郑氏听了两眼一黑,扶着丫鬟说:“……疯了疯了!”
这丫头到底在说什么!
她不过怕秀才的母亲穿得太寒酸,继女看不上,给了几匹布匹和旧衣服给他们母子。客房里的床榻,那也是库房里不用的!都睡过多少人了!
郑氏声音发颤:“快把二小姐给我拉开!”
她急忙中没有忘了问一句:“大小姐在哪?她人呢!”
设宴就是为了继女过来见一见郑家亲戚家的秀才,她怎么偏jsg偏不在了?
蔺云婉和林老夫人一起,已经到了慈恩寺。
林老夫人带着她去逛竹林,还跟她说:“我年轻的时候,最喜欢的就是出门上香。那时候父母管得严,只有逢年过节上香的时候,才能出一次门。”
蔺云婉低着头听着。
林老夫人拉着蔺云婉的手,淡淡一笑,竟然夸赞她:“凡嬷嬷说你描画极好,针线也学的快。我都不知道,咱们府里还有你这么个聪明的丫头。”
蔺云婉听了不觉得高兴,心里微微一沉,老夫人是随口一说,还是话里有话?
“那里凉快,过去坐坐。”
林老夫人带着蔺云婉过去,蔺云婉脸色温和平静,说:“您慢着点走。”她心里想着,林府二房这个时候已经鸡飞狗跳了吧。

第161章 疑心
第161章
“人老了,腿脚就不如年轻的时候灵活了。”
林老夫人在竹林底下坐着,蔺云婉陪在一边。
她问了一些蔺云婉从前在乡下的事情:“冬天下大雪,你和两个老仆吃什么?”
“那些村民猎户们,和你们常常来往吗?乡下有没有避世的老先生?”
这是怀疑她了吗?
蔺云婉心里警惕,但却对答如流,一丝一毫都不出错。
林老夫人点点头,问了两句就不再问了。
她笑着和蔺云婉道:“听说你在慈恩寺里为你娘供了长明灯?天气热,以后就不好出门了。去看一看你娘吧。”
蔺云婉起来屈膝:“是。”
带着惜若就去宝殿里看长明灯,添香油去了。
林老夫人笑容淡了,问凡嬷嬷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凡嬷嬷摇摇头:“看不出来什么破绽。”
林老夫人镇定地说:“容貌出众,知书达理,府里精心教养都养不出这么样的孩子……”
凡嬷嬷点头赞同:“出嫁的大姐儿,那都不如云婉小姐。”
说的是林府大老爷的嫡长女,现在嫁的十分不错,在婆家口碑也很好,几乎人人称赞,给整个林府都长了脸。
凡嬷嬷又说:“您不是说,照顾姑娘的那两个老仆,也是颇通文墨的吗?姑娘在乡下可能过得艰难,我看学识倒未必差。”
林老夫人想了想,还道:“你是没见过云婉的娘亲。”
凡嬷嬷好奇道:“这怎么说?”
林老夫人眼神复杂地说:“十个女子的里面,九个都不如她。虽然出身商户,不懂琴棋书画,却是管家的一把好手,可惜了……没有这个福气。”
也不知道是说云婉的娘没有福气,还是说林府没有福气。
凡嬷嬷沉思片刻,便说:“姑娘可能就是像了原先的二太太,一样的聪明,学什么都快,一点就通。”
“也许吧……”
林老夫人低头自言自语:“但愿是我想多了。”
凡嬷嬷知道她的顾虑,就说:“可能二老爷就是得罪了人,自己还不知道。我说句不该说的,二老爷精明有余,还是不像大老爷那般老成。”
林老夫人道:“你呀糊涂。得罪人也是一门本事,他就像你说的,钻营的一把好手,倒是苦心孤诣为自己捯饬了一个好名声,平常谁都不得罪。其实和郑氏一样,眼皮子太浅……最是无用。”
凡嬷嬷笑说:“您真是不客气!这么说二老爷,他听了又要懊恼。”
林老夫人不说话了。
懊恼有什么用?二儿子就是那个样子。
她脸色渐渐冷淡,心里在想,凌香的事情,受益最大的就是她的孙女云婉。可云婉不像是有那么大本事,找到千里之外的凌香,还特地送到慈恩寺来。
可凌香也没有大胆到冲着整个林府来,说明人家只是想借她寿诞针对二房。
老二到底得罪了谁……
还是说,真的只是巧合?
林老夫人暗暗发笑,哪里有那么多巧合?
凡嬷嬷过来劝她:“老夫人,索性也没有坏结果。您就不要多想了。二老爷和林府不是都没有事吗?”
林老夫人当家的时候谨慎习惯了,便道:“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
“走吧,先回马车了。你派个人去找云婉,让她看完了长明灯回来。”
凡嬷嬷打发了一个口齿清晰的小丫鬟过去传话。
蔺云婉和惜若到了宝殿里面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