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大全

当前位置: 小磊文学 > 诗歌
  • “慕南栀,你这种人就不该活着。 “凌澈,你也是这样想的,对吧?” 凌澈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冷漠的态度说明一切。 慕南栀垂下头,低声道:“好,我可以死,但凌澈,沈之沁,你们恨的是我,与我家人无关,我死后请你们放过他们!” 说毕,不等任何人反应,慕南栀将刀尖对准自己的胸口,狠狠的刺了进去…… “南栀!”顾淮舟急切的声音响起,他冲上前,将慕南栀搂入怀中,他愤怒大喊,“凌澈,南栀那么爱你,你为什...

  • “郁栀?”江序就像听到了我的话一样,对着空气四处寻找,“郁栀,是不是你回来了?”我第一次感觉到,做鬼竟然也会这样束手束脚,虽然我没有呼吸,但我还是下意识屏气,整个魂贴在墙上,一动也不敢动。江序与我擦肩而过,穿透了我的身体,我松了口气。五年,就算养条狗也会有感情,大概是我太久没出现,江序有点不习惯了吧。生日之后,江序一直窝在家里,时不时对着空气喊两声。我有点担心他的精神状态。...

  • 就在她刚从沈府的墙上翻过去,还没走多远,以为自己自由了时。之前走了的温黎清突然折返,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忘记跟柔儿交代了。一推开门,房间内几个侍奉的丫鬟被迷晕躺在地上,再看周围,叶雾罗连个人影都找不到。温黎清连忙跑了出去,看到十几个侍卫一本正经的守着一个空房间,横铁不成钢道:“人都跑了,你们还在这里呆呆站着,还不快给我去追!”说完,她又跑前院,调动府中全部人手去追叶雾罗。...

  •   被叶雨夸奖,悟饭开心的当场给表演了一个后空翻。   叶雨看一眼监控,见刀疤几人快到地下室门口了,立刻拉开了铁门,对悟饭吆喝了一声:“悟饭,上!”   也不等悟饭反应,就率先冲出了地下室。   “提现猪八戒打赏!”   叶雨心中默默对手机命令道。   “提现成功!”   随着手机提示音响起,一缕清光从手机中流出,眨眼间融入了叶雨体内。   熟悉的味道,熟悉的配方!   一瞬间叶雨就感觉自己能...

  • “哦,那大师兄你们去吧,我对花灯不感兴趣。 说完虞昭便准备关上房门。 “小六。方成朗一边抬手抵住房门,一边急切道,“难得外出,灯城的花灯很有特色,错过实在可惜。而且修炼并不一味要求苦修,偶尔也需要放松来过渡,别把自己逼得太累了。 虞昭松开手,挑眉道:“可大师兄以前不是这样说的。 方成朗一怔。 他以前说过什么? “修炼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休息是滋长堕性,放纵是...

  • 这个价格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有些超出他们的承受范围。 张家和王家、魏家的人也坐不住了,纷纷加入进来。 就在几家人杀红眼的时候,王谦一脸高傲的举起手中的号牌:“一千八百八十八。 原本剑拔弩张的几个家族顿时哑了火。 价格到达这样的高度后,每一次加价都需要无比慎重。 王谦一口气就往上加了一百八十八块上品灵石,这让习惯一点一点磨价的几个家族颇感无力。 这就是顶级宗门的弟...

  •   “真的。   肯定的回答。   楼宴忽然抱住了沈岁欢,沈岁欢的鼻尖撞到了男人坚硬的胸膛上,有点疼,她不由得地唔了声。   沈岁欢被抱了起来。   楼宴高兴得团团转,抱着沈岁欢,嘴里不断地说着,“岁岁,我也喜欢喜欢你!”   沈岁欢要疯了。   她要撤回她的话!!   沈岁欢的呼吸乱得一塌糊涂,双手使劲地拉扯楼宴的手臂,“楼宴你放我下来!放我下来啊!”   但楼宴的手臂纹丝不动,“宝宝。   称呼变了。 ...

  •   她相信,那个老人家会给她指明路!   很快,等胡青牛他们出去配药后,外面也传来阿绿的声音,“小姐,马车备好了,您要出发了吗?”   “王爷,我们走吧?”   萧之珩不知道她要带自己去哪,可她似乎查到了什么,这也让他来了兴趣。   “好,出发!”   “王爷,你们要去哪啊,这晚膳马上好了!”   身后的张大人追了出来,想阻止他们出去,而萧之珩则是摆了摆手,“本王有事要出去,今晚就不在府衙用膳了,张大人随意。   “王爷,...

  • “多年前,我曾从书中看见过这种南蛮邪术……” 夏茗卿听沈君雪说完,心尖紧缩还没开口。 又见沈君雪后知后觉的叹了口气:“也是,你又听不见我的话。 而后就又飘走了。 夏茗卿手中的帕子捏成一团,周身便升寒意,全部涌入四肢。 南玄泽要她神志不清,是为了什么? 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余嫔当时说的话:“冷宫里多得是你这样……” 她这样什么? 不安的情绪加剧,夏茗卿带上婢女谷雨出了...

  •   “那又怎样?至少他从来没有伤害过我,反而帮我的人只有他。   温戚戚不是傻子,怎么会察觉不到许温言对自己的帮助。   沈京弦面色一白,心口像是塞了一团棉花,又闷又痛:“我知道自己之前做了很多错事,可你现在不能和他走。   温戚戚对他的话充耳不闻:“许温言,走吧。   她又看向拦着车的沈京弦,眉宇间都覆上了一层冷寒。   “如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