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思散文

  • 乔央给我出的主意,是故意在宋川遇面前表现的很亲密。……这可行吗。他是这么说的。「如果宋先生吃醋了,那就证明他是喜欢姐姐的。如果宋先生没反应,姐姐也不至于太狼狈。」乔央用小拇指勾了勾我的掌心,头发顺顺的搭在额前,整个人看上去乖巧又无辜。说曹操曹操就到。宋川遇走进前廊看到的,就是这么一副画面。...

  • 陆离劝慰我的嗓音温柔而沉静:「郡主不必理会外界纷扰,只管安心养胎。」我并未放在心上,只是不死心地问:「有孕后真的不能喝酒吗?」我只想。倘若醉后就能再见。我想再见一次柏清川,哪怕只是魂魄。...

  • 孟沁月这才蹙着秀眉道:“我这还不是走的有些急了,话说,你来京城了,怎么也不先去孟府,害我去客栈一顿找,从伙计口中才得知的。”她以为薛凡第一个相见的人会是她的,没想到却是谢予乔。“我这……”薛凡的话还没说完,就见谢予乔跑来救场:“沁月你来的正好,我正打算明日派人去接你呢。呃,这刚入夜,这京城可热闹了,不如我们去街上转转。”...

  • 景元帝和萧景辉说了几句话,这才问起萧景辉中毒的事。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?我跟四哥从花房那边过来,四哥说他有事,要走开一下,让我来侧殿等他,一会带我一起去骑马。”“刚进侧殿,我也没做什么,就喝了一碗茶,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。”...

  • “回娘娘,殿下在花房里。”刘贵妃刚才走在半路,就看到司空心远远的折了一支梅花走来。司空心既然在这里,那花房里的野女人又是谁?今天她还特意跟萧景枫说过,以后让司空心给他当正妃。这才一会的功夫,他竟然当着司空心的面弄出这么上不得台面的一出,这不是打自己脸面吗?刘贵妃感觉萧景枫就算再爱玩,也不会如此不知道轻重。...

  • 拓跋杰像是突然清醒了过来,“对对对,入土为安,来人,去买上好的棺木,准备葬礼,本将军要重新为心儿厚葬!”拓跋杰吩咐了下去,很快,侍卫们就操办了起来,而拓跋杰想了想,则主动去了丞相府。自从上次在皇宫之中与拓跋杰对峙失败之后,司空傲回府之后就病倒了,失去女儿让他悲痛欲绝,加上本来年事已高,第二天直接就躺下了,连早朝都请了假。司空傲正在为女儿的死伤心的时候,突然有下人来禀告,说是拓跋杰来了,司空傲愤怒不...

  • 将军府。红鸾帐内,烛火摇曳。一袭大红喜服的司空心坐在榻边,红盖头下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期待和紧张。今夜,她终于嫁给爱了数年的拓跋杰大将军为妻……突然,门被人大力踢开,似有一阵风刮了过来,司徒心被一股大力攥着手腕,狠狠甩到了地上,痛得她惊呼一声,“啊!”“荡妇!竟敢给本将军下药!”一道清冷的怒声从头顶传来。盖头被甩落在地,她惊恐地抬眸看去,恰好对上男人那双阴鸷的眸子,“将军?何出此言?”拓跋杰鄙夷地...

  • 无论我起多早,我奶总是比我还早。她做好早饭了,让我先吃,吃完可以先读会儿书。等我背好书包,我奶递来一个塑料袋,里面装了两个灰不溜秋的红薯:「昨晚上埋在灶里焖熟的,给周家那小子吧。」我把周茂修叫来,让他给我奶说谢谢。他闷着不说。奶慈和地摸着他的头:「不用不用,几个不值钱的红薯而已,吃得饱饱的,好去上学啊。」我也没对他抱多大希望,扯着他衣服往外走。「谢谢。」细弱蚊蝇的声音,我以为我幻听了。我拍拍他的头...

  • 可最终,她都对他们做了什么?长翎心口窒息疼痛的厉害,“那海棠呢?不,是越夏!”越夏,西王母身边的婢女。计算他是不得已的伤她,可也不用真的找个那种人来吧?而说起这越夏的时候,花吟看着她的脸色,都因此凝重了些许。...

  • 南阁内春暖花开,然而外面却风起云涌,鬼侍带着各种法器将长翎重重包围。“啊!”当那些侍卫涌上前的那一刻,长翎一鞭子甩开那婢女,而后挥向黑压压的侍卫群。一鞭子下去,鬼侍湮灭大半。婢女见状,吓的面色发白,转身跌跌撞撞的冲进去,嘴里恐惧的喊着:“尊上,小殿下,小殿下她疯了!”...

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末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