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思散文

  • 我不敢说,我希望郑永意被二皇子打压,让他无暇出来害人。又或者,我还希望萧绒夫妻能从中也得到些教训。「至于其他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」宋百川不知在想什么,一直没有开口。我也不敢看他,始终老实本分地垂着头,等他给我一个评断。...

  • 少爷已经是崩溃的边缘,再也禁不起更大的打击,要是现在知道林小姐的尸体不见了……他打了个寒颤,无力的放开院长,沉声道:“这件事,谁都不准说出去!”“可少爷那边……”“就说人已经被我火化了,有什么事情我一力承担!”莫林喝道。沈唯站在窗边,时不时抖动一下铁链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但他并不厌恶这种声音,只有这样,他才能感觉,林彦深还在身边。‘叩叩叩’莫林站在外面敲了三下,然后说道:“少爷,我回来了。”沈唯打开...

  • 酷夏,大雨连绵。锦衣卫指挥使府邸。一小院中,桑梦颜衣着单薄,纤长的手指落在陈旧的古琴之上。她一遍遍的弹着《长相思》,脑海中是曾经故人所写之辞。“忆归期,数归期,梦见虽多相见稀,相逢知几时。”这辞是说女子盼望远在外地的爱人。而桑梦颜所念之人是自己的夫君,他咫尺之遥,心却远在千里。这时,丫鬟碧草端着一壶刚泡好的茶水过来,神色担忧。“夫人,休息一下吧。”闻言,桑梦颜放在琴弦的手一顿,“蹦!”得一声,琴弦...

  • 南城,白公馆。落地钟发出厚重的响声,俞相思数着,整整十一下。白祁风应该就快来了吧。她颤抖着双手,解着红艳旗袍上的扣子,还不等完全褪去衣衫,感受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,急忙钻进了被子里,心脏抑制不住的跳动着。“吱呀”门开的声音。“咚”皮带落地的声音。刺激着俞相思的感官。她不由握紧了拳头,突然有些后悔答应了云舒雅的请求,此时她想要逃,刚准备起身,一股重量压在身上,白祁风的唇也咬了过来,带着醉人的酒气,狂风...

  • 白云锦甚至抓住了墨成归的手,把他的手往她的腹中带,似乎在说——看在腹中胎儿的份上。然,墨成归狠狠甩开了她的手。白云锦因为他的力道,没能站稳,一屁股坐在了雪地里,她趴在地上,好半天没能起来,像极了多年前的那副惨样。哈哈——...

  • 白云锦的手扯掉了男人的衣襟。墨成归彻底恼了!他别过脸,拒绝了她的吻,一个转身将她死死抵在了墙上,无比失望的口气道:“你无药可救了!”白云锦轻笑出声,“无药可救?非也,寡人的病,唯有一人可医,一药可救,可是那人从未想过医治寡人,亦不会给寡人那味救命之药,他更喜欢看着寡人病入膏肓,而后药石无医,含恨而终罢了!”...

  • 中秋节前,我亲自带着人,将六十坛酒送去。小厮引着我们从角门入内,等收酒钱时,有位端庄妍丽的女子,由丫鬟簇拥而来。「你就是赵澜玉?」女子问我。「是。」我与她颔首,「赵氏酒庄赵澜玉。」女子静静看了我一眼,忽而吩咐婆子:「多赏她五百两。」她吩咐完,又淡扫我一眼,拂袖而去。...

  • 白祁风将签好字的单子交给护、士,冷冷瞥了眼苏奕辰,“怎么,苏少想试一试什么?想揍我?”“你——”苏奕辰抡起拳头就揍。白祁风目光讥讽,伸手捏住苏奕辰带了劲风的拳头,露出一丝冷笑,“苏少,喜欢她,却又不敢承认,事情到了这个局面,才来彰显你的爱,不觉得太晚了一点嘛,早干嘛去了。”...

  • 白祁风整个人都不理智了起来,怒道:“中国人的事情,轮不到你们外国人来管,手术继续!”他有什么资格,让她十月怀胎,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他的孩子,然后像他娘一样,去了另一个世界。他更加在意她的命啊,可她似乎不领情。再说,这是最好的办法,对白家、云家,对她,不是嘛?文森特瞪向白祁风,道了一句:“shit!”愤怒的离去,不知何时,苏奕辰也离去了。...

  • 他眉宇中有些疲倦,看见萧绒就道:“换衣服,等会儿跟我去程正导演的庆功会。”萧绒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腿,语气怅惘:“我这样子……要不,还是拜托雨琪作你的女伴吧。”宋百川凝视她半晌,伸手轻捏她的下巴:“怎么,真把那些新闻看到心里去了?”萧绒眉梢微微挑起,一双澄澈眼瞳惑人极了:“对啊,我吃醋了!”...

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末页